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凯时ks国际

时间:2019-12-07 19:51:59 作者:凯时登录 浏览量:68319

凯时ks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如下图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如下图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凯时ks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凯时ks国际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凯时ks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凯时app登录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美高梅备用网址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

九州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备用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7星彩票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

相关资讯
金牌98c娱乐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

betway必威体育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

金牌国际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

千亿国际在线

在《牧师与你》这本书里,有对“好牧师”的一段描述:“一个好牧师必须具有:牛的力气,斗牛犬的顽强,狮子的勇猛,猫头鹰的智慧,白鸽的温和,河狸的勤劳,绵羊的温顺,变色龙的灵活性,鹰的目光,犀牛的厚颜,长颈鹿的沉静,骆驼的忍耐力,袋鼠的弹力,马的肚量,天使的性格,使徒的忠心,先知的信心,牧羊人的温柔,传道人的热情,慈母般的全然奉献,但他仍然不能讨所有人喜悦!”

牧师常站在讲台上讲道、侍奉,久而久之信徒会对牧师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甚至将牧师看做与神同等的存在,认为牧师是钢筋铁骨,可以帮助信徒战胜一切的难题。其实牧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虽然受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但他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然而牧师一般会因为什么原因受伤?受伤后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来疗伤?笔者邀请了几位牧师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个人分享。

——张牧师:有的需要内疗,有的需要外疗,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

河南的张牧师首先对“牧师是否会受伤”这一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也软弱过,”张牧师说:“(软弱时)40天没进过教会。”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一位同工,也是他信仰上的前辈得知此事后过来批评他,说“你是牧者都这样,你去讲台上还怎么讲道?别人会怎么样?”被前辈这样连训斥带责备的一顿好说后,张牧师顿时醒悟过来,开始读经、祷告恢复灵修,回归了信仰路上的正途。

张牧师说,牧师有时会因为很多原因受伤,例如和同工之间有误会、矛盾,或者感到压抑的时候,都会有受伤的情绪。因着受伤的原因不同,所对应的处理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因为个人因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些。”张牧师建议,虽然信徒常常会因为个人因素来找牧者谈他们的软弱,但牧者最好不要因为个人因素去找别人谈此话题。个人因素引起的受伤要给自己静默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受伤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来到神面前祷告解决。若是因为与同工之间矛盾而受伤,就找合适的人来开解——作为牧者,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很快明白,只要找个适合的人为他们梳理一下,堵塞的管道很快就能畅通的。

“外科需要外科医生,内科需要内科医生,这要看各人情况而定。”张牧师总结:“有需要内疗的,有需要外疗的……情况不同解决方式就不同。就好像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再批评就更受伤了,(这时)就需要为他祷告,帮助他,找到问题所在再解决。”最后,张牧师说:“我也很软弱,请多多为我祷告啊!”

——刘弟兄:牧者之间可成立团契彼此交流 相互疏导

合肥的刘弟兄也表示,牧者肯定会有受伤的时候,例如同工不理解时——虽然是教会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但也会让牧者有受伤的情绪。“(但)牧者也不能以‘信徒不理解’这个来作为借口,”刘弟兄说,“毕竟牧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刘弟兄对于“牧者受伤后如何疗伤”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牧者之间可以做个团契,彼此交流近期的个人情况或牧养情况,相互疏导。有些牧者正在经历的问题可能是其他牧者刚好经历过得,这样也能给与一些建议。

二,教会联合举办一些专门针对传道人、牧者的辅导会、退休会。在有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牧师定期退休会,传道人的短期学习班,帮助牧者和传道人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舒缓空间,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调节方式。

三,牧师的妻子要成为他的后盾。好的家庭后盾会给牧者带来很多安慰,就算是在教会受到了一些委屈,回到家感受到妻子、家庭的温暖,牧者也能得到放松。如果牧师在教会感到疲累,回到家家庭也有问题,两方面夹击起来会让牧者很容易就倒下了。

——范牧师: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 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软弱是很多方面的。”河南的范牧师如此说。她提到自己做牧会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认为牧者的受伤多来自这几个方面:忧心教会的各项事宜;忧心不能完成神给与的托付;忧心弟兄姐妹们的需要……很多时候教会信徒不太能够理解牧师的软弱,牧师受伤了也不能跟同工说,因为不是每个同工都能明白和包容。

软弱的时候会觉得(牧养)这条路很难走,有种“有苦有泪没处说”的感觉,即便跟亲人说他们也不能理解,因而会让她有时纠结:到底这件事是对?还是错?“我是不希望情绪带到教会里面,”范牧师说,“我会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弟兄姊妹,但回去之后我心里面跟泄了气一样。”牧者不能将自己泄气的一面彰显在教会,范牧师这样肯定:如果牧者给信徒带来的不是积极的信心,他们会觉得“连牧师都软弱了,我们软弱也是理所应当的”。

范牧师说,她软弱的时候会来到主面前哭,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也有非常软弱的时候甚至萌生不想牧会的念头,但祷告后都会恢复。“前段时间也是很累,突然神跟我说,最难的祷告不是随从自己的意思,要按照主的意思。”范牧师建议,“不能一激动就去做一些决定,肯定一大部分都是错的。所以在伤感的时候不能去做一些决定。”

范牧师提到,信徒、同工的理解和关怀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安慰。例如之前有同工给她打电话说“牧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为你祷告”时,觉得“多少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很感动。虽然常常会反省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误?为什么弟兄姐妹甚少关心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范牧师会默想出埃及记里摩西对以色列百姓的带领;默想耶稣对门徒的带领……“对照圣经后,就没有那个伤感了。”范牧师说,“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对的。”

范牧师谈到会有一些信徒对牧者有着错误的理解,一方面觉得牧者非常强大,另一方面对牧者也有着诸多挑剔,这些对牧师们来说都有着很大的挑战。范牧师认为,牧者和信徒都需要相互理解,在神家里互帮互助共同前行。

——刘牧师:牧者也当不断学习倚靠上帝的功课

“牧师当然也会软弱。”这是山东的刘牧师给出的肯定回答。

刘牧师引用雅各书5章17节的经文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这样被所使用的一位先知,在软弱时也曾向神求死。”牧者是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但牧师的软弱会对教会和信徒造成影响,所以牧者软弱后要很快的站起来。”

“牧者软弱的原因有很多,”刘牧师认为,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牧师是因为侍奉,有的牧师是因为与同工的关系;有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思虑过多……“信仰不可能是一条平坦大路走到底的,即便是牧师也一样。”因此,刘牧师建议,牧者软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倚靠上帝——其实这也是每个牧师需要一遍一遍去学习的功课。有时牧师所在的位置,可能别人帮不到他,也理解不了他,这时他就要倚靠神——“这是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刘牧师说。

其次,牧者也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工。“没有哪个牧师说可以单打独斗牧养一个教会的,都需要同工的帮助。”同理也是,牧师软弱了,可以与同工交通疏导——很多问题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自己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出来,牧师也不例外。“与同工的交流可以帮助牧者整理他的状态,找到突破点。”刘牧师称,“很可能聊着聊着,听到哪句话哪个点,(状态)一下就好了。”

笔者后记:

若真要担忧思虑起来,相比起信徒,牧者的反而会更多:牧师需要考虑如何牧养教会;如何带领信徒成长;如何平衡信仰与家庭;如何行得端言得正以身作则教导门徒;如何讲道更加清晰易懂;如何提升自己……正如同文中的刘牧师所说:每个牧者所带领的教会情况不同,导致他软弱的原因也会有所不同。笔者想到前段时间见到的一位传道人谈及自己的压力:除了农村教会牧养不易之外,经济上的压力也是令他感到苦闷的原因之一。

另有其它农村地方的一些教牧同工,他们一边要牧养教会,一边要照顾家人;亦或者不但要为教会侍奉,还要为生计奔波——例如笔者不久前去到河南等地见到的一些传道人就需要一边劳动一边带领教会。

在牧师身上也有着各样的压力,他们与普通信徒一样要面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在教会讲道以神的话语喂养众人外,还需要帮助解决众信徒的各样问题——他们的烦恼有时比普通信徒多得多。作为基督家里的一员,如何去关怀牧者、理解牧师和体贴牧师的软弱,如何一同维护好教会这个大家庭,是每个信徒都需要去思考的。同时,牧者们也需要更多信徒的代祷和帮助。

....

热门资讯